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集 >> 文章正文
為被糾集參與者的無罪辯護--三人以上共同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是否構成犯罪
閱讀選項: 自動滾屏[左鍵停止]
作者:江蘇正欣律師事務所 周樂文律師  來源:邵陽律師網  閱讀:

 

    我國刑法第275、《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第33條等法律及司法解釋對“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做出了相關規定,筆者近期受托作為辯護律師成功地為一名被指控涉嫌構成該罪的被告人進行了無罪辯護,現欲借對該案所涉的控辯焦點問題進行辦案小結,以期對“三人以上共同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是否構成犯罪問題”做一淺析探究。
   一 公訴機關指控涉嫌犯罪的案情及公訴意見
    在本案中,公訴機關審查起訴查明:“20089199時許,ZS鎮朱村Y廠欲進行廠房搬遷,但廠房出租方以該廠賠償使用廠房所告造成的損失不足為由委托文某(另案處理)等人阻止搬遷。在廠方人員報警后,Z市公安局S派出所民警陳某等人及鎮政府相關部門工作人員先后到現場組織該廠長楊某和房主朱某到該廠二樓辦公室協商調解。當日12時許,雙方其他人員發生打斗,該廠三名工人被打傷。于是被告人楊某糾集孟某、李某、蒙某等人,持鐵水管、鐵棍等作案工具欲報復出租方人員,誤將ZS鎮工作人員陳某停放在該廠門口附近的1輛豐田佳美小汽車當作出租方人員的車輛,而將該車的玻璃、后尾空箱蓋等處打爛(經鑒定,共計損失人民幣3320元)”。
公訴機關在起訴書中認為,被告人楊某、孟某、李某、蒙某無視國法,共同故意毀壞他人財物,情節嚴重,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5條之規定,均已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故提起公訴,請人民法院依法判處。
在法庭調查階段,公訴人出示了有關指控證據包括被告人供述(孟某、李某與蒙某供認有用鐵管砸車的行為,并供述是作為廠長楊某叫他們這些廠員工對出租方的傷人兇手進行報復而誤砸車的)、車輛損失物價鑒定報告、現場勘查筆錄與證人證言等。
在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提出:被告人楊某、孟某、李某、蒙某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5條之規定,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第33條之規定,屬于涉嫌“(三)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行為,應當認定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予以判處。
   二 辯護律師提出無罪辯護的主要觀點及理由
    筆者作為本案第二被告人孟某的辯護律師,經查閱案卷、會見被告人與參與法庭調查等訴訟活動,當庭針對公訴人對被告人孟某的犯罪指控提出了無罪辯護的具體意見。
(一)被告人孟某并不具備公訴人所指控的犯罪情節
根據刑法第275條以及《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第33條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一)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二)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三)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四)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的規定,構成該犯罪的客觀方面必須具備上述幾方面的情形之一。本案中,公訴機關在庭審中明確指控被告人孟某的行為是屬于上述法律規定的第(三)種情形即“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本辯護人認為,公訴人的該指控錯誤,且與其起訴書所認定的案件事實相矛盾,應不予支持。理由是:
1、法定的該情形是指具備“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糾集者”,而不是指該三人中的“被糾集者”,否則,法律應當是明確規定“參加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活動的”,而不可能是規定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該法條不存在任何歧義,假設存在歧義,也應當根據“疑罪從無”的原則不予認定為犯罪。
2、公訴機關的起訴書第2頁明確認定了是“被告人楊某糾集孟某、李某、蒙某等人……”,可見被告人孟某只是被糾集的對象,而不是糾集者。由此可知,公訴人指控“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事實與其起訴書認定的事實自相矛盾,本案證據顯示,被告人孟某在毀壞車輛行為中僅僅是參加者,而不是法律規定的“糾集者”。
3、辯護人注意到公訴人在第二輪法庭辯論時,其已經不再稱被告人孟某有“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行為,而是稱被告人孟某等“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可見,公訴人也已認同了孟某并不是“糾集者”而只是“參加者”。但作為“參加者”并不必然構成犯罪,只能達到“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才可能構成本罪,而刑法并沒有規定“參加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定罪情節。
(二)被告人孟某的行為依法不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
1、被告人孟某的行為造成公私財物損失并沒有達到“五千元以上”追究刑事責任的起點;2、被告人孟某也沒有存在“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法定行為;3、被告人孟某沒有實施“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行為;4、被告人孟某沒有“其他情節嚴重的”需要追究其刑事責任情形。根據司法實踐以及普遍的學理觀點,本罪規定的“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一般指毀滅或損壞重要物品,損失嚴重的;毀滅或損壞公私財物的手段特別惡劣的;出于嫁禍于人的動機等情形。但本案中,孟某的行為不具備該些情節嚴重的情形,相反,本案事出有因,是有違法犯罪分子先行無理鬧事傷人(已經另案刑事審判予以了認定),而被告人孟某等人想報復而誤將受害人的車輛毀壞,并不是故意要毀壞受害人的車輛。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九條“對于因民間糾紛引起的打駕斗毆或者損毀他人財物等違反治安管理行為,情節較輕的,公安機關可以調解處理。經公安機關調解,當事人達成協議的,不予處罰。……”之規定,結合本案發生的實際情況,對被告人孟某的行為處罰也宜是治安管處罰而非刑事處罰。
因此,根據上述刑法以及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被告人孟某的行為屬于情節輕微危害不大,不應當認為是犯罪的行為,依法只宜認定為是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行為。
庭審結束后,公訴機關向人民法院對本案提出了撤訴,人民法院準許了公訴機關的該撤訴申請,被告人孟某、李某與蒙某被無罪釋放。本案中,筆者雖對司法機關這種以“撤訴”方式結案的作法略有不解,對人民法院未直接做出無罪判決深感遺憾,但被告人因最終能被無罪釋放甚是感激,筆者也只好略感欣慰了。
    三 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構成犯罪分析
結合上述案例情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5條以及《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第33條等規定,筆者現對“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行為”是否構成犯罪的情形從辯護的角度進地分析小結。顯然,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行為并不必然構成犯罪,而應當針對具體案情進行分析判斷。
(一)三人以上共同公然毀壞公私財物,行為人涉嫌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的一般指具備以下情形之一:[1]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2]公然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3]在該三人以上的共同行為人中屬于糾集者即“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4]具備“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包括毀滅或損壞重要物品,損失嚴重的;毀滅或損壞公私財物的手段特別惡劣的;出于嫁禍于人的動機等情形的等。
第一種情形中,不論共同行為人是糾集者或是被糾集者,因其共同故意毀壞財物行為造成公私財物損失已達到應追究刑事責任的立案起點,故均依法涉嫌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
第二種情形中,不論共同行為人是糾集者或是被糾集者,因其具備公然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法定情節,故涉嫌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此處談及的情形是指三人以上共同行為人共同實施了三次以上的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行為,顯然,各行為人均涉嫌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但另一種情況是,當共同行為人共同實施的故意毀壞公私財物行為只有一次或兩次,而其中有的行為人另行獨自實施或與案外的其他共同人實施了其他的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的行為,當該行為人參與的故意毀壞公私財物行為總次達到三次以上這一標準時,即涉嫌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而其他參與次數不足三次的共同行為人不構成該犯罪。
第三種情形中,因行為屬于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糾集者”,其行為具有的社會違害性顯然遠大于“被糾集者”,故依法涉嫌構成本罪。
第四情形中,所謂的“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立法者并未羅列出具體的情形,從法理、學理與司法實踐角度而言,普遍的觀點是指該情節認定標準主要包括毀滅或損壞重要物品,損失嚴重的;毀滅或損壞公私財物的手段特別惡劣的;出于嫁禍于人的動機等情形的等。但從辯護的角度而言,若公訴人指控行為人涉嫌構成本罪的理由僅是因為行為人具備“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時,辯護人應當根據“罪刑法定”與“疑罪從無”等刑事法律原則提出無罪辯護的觀點。當然,此種情形中,審判者可能根據自由裁量權審查認定行為人的行為即屬于“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從而認定行為人構成犯罪。為解決這種立法時在法律條文上即已存在的控辯“爭端”,需要立法者根據司法實踐不斷總結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的具體情況,經研討論證后及時修改完善相應的法律條文,以真正做到“罪刑法定”。
(二)三人以上共同公然毀壞公私財物,行為人不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必須同時符合以下情節要求:[1]造成公私財物損失未達到五千元以上的立案標準,[2]不具備公然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3]在該三人以上的共同行為人中僅屬于被糾集者即“參與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4]不具備上述“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的任何情形。
當行為人雖然參與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共同行為,但因其不是糾集者,還是“被糾集者”,雖其行為具有一定的社會違害性與違法性,但因不具備刑事違法性與刑事當罰性,不認當認定構成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
如前所述,從辯護的角度而言,只要行為人不具備[1]“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2]“公然毀壞公私財物三次以上的”、[3]“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均宜提出無罪辯護的觀點。
鑒于司法實踐中的控辯矛盾與裁判各異的現象,筆者建議立法者對該法條及相應的司法解釋做出相應的修正,若認為參與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活動的“被糾集者”也應當認定是犯罪的,可將《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第33條其中的“(三)糾集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的”的內容,修改為“(三)參加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活動的”即可;反之,若認為不宜將“被糾集者”認定為構成本罪的,則宜將該條文明確化為“(三)三人以上公然毀壞公私財物中的糾集者”,以免造成公訴機關或審判機關對該規定的理解歧義,不利于法律的正確實施。
 
】【關閉窗口
 :: 站內搜索 ::
 
 
 :: 點擊排行 ::
·為被糾集參與者的無罪辯..
·最高院民訴意見
·湖南省2009-2010年度道..
·購銷合同樣本
·最高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
·邵陽市司法局 邵陽市律..
·2011-2012年度湖南省道..
·女方未婚懷孕男方要其引..
·最新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
·長沙市公安局監所管理支..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 友情鏈接 | 管理登錄
无码免费在线